安徽经济报业、安徽汉字书法文化国际交流中心主办
业界沙龙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>业界沙龙
在杭州的日子
发布时间:2021-05-19 21:14:12    来源:    阅读:183次    字号:[    ]     视力保护色:        

1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童树根/文

我参军入伍的地方是杭州,于是杭州便成为我的第二故乡。尽管当时人们对杭州的印象颇有微词,有着“美丽的西湖,破烂的杭州”之说,毕竟我在那生活了四年,我的青春热血,我的光荣梦想,都曾经沁入在了那块土地上,因此我深深地爱上了杭州。

     部队的生活是单调的,被人们形容为“直线加方块”,于此可见一斑,但它同样也是火热的,军歌嘹亮,飒爽英姿,张弛有度,虽不浪漫,却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奔腾着火一样的激情!“捧玫瑰而低吟,握刀剑而狂歌”,一群年轻人在一起所展现出来的生活节拍总是铿锵有力!值得骄傲的是我们曾经也是“最可爱的人”。


2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潭印月

   每天伴随着铜管乐奏响的“起床号”而起、“熄灯号”而眠,生活有板有眼,少了风花雪月,多了铁马秋风。军人坚定的步伐,矫健的身影,洪钟般的声音,在军营中激荡,成为一道别样的风景。威武之师,文明之师,胜利之师,由内而外写在军人的脸上。子弟兵的美好形象赢得了杭州市民的爱戴和拥护,每逢重大节日,他们都会自发地来到军营进行慰问。记得当时彩色照片刚刚兴起,适逢“七一”,杭州团市委派来几位团员来到军营,为我们这些大兵义务拍照。大家你推我搡,都不好意思,最后还是我站了出来,拉了两位战友,一道请他们拍了一张合影,在我的带领下,战友们才纷纷“入戏”,主动请他们拍照。还有一次是端午节,我应步兵连队的战友之邀去他们连队玩,正赶上杭州某街道与连队举行联欢,正是在那次联欢活动中,让我近距离的第一次聆听到了杭州市民带来的小提琴独奏《新疆之春》,那欢快活泼的节奏,悠扬的旋律,奔放的感情,仿佛把我带到了辽阔的西部边疆,如果说在我中学时从课本里读到碧野先生的《天山景物记》是用文字的美好记录新疆的话,这次完全是音乐的力量使我对新疆怦然心动。联欢会还让我欣赏到了舞蹈《沂蒙颂》,虽然它没有电影《芳华》上跳的那样专业,但几位业余舞蹈爱好者的倾心投入也足够打动人。还有一次是书画联谊活动,地处杭州中村的步兵二团与杭州市某厂举办书画联展,负责组织此次活动的宣传干事、军旅书画家刘廷龙邀请我提供两件作品一起参加。杭州自古文风鼎盛,书画名家辈出,我在部队时,沙孟海先生、陆俨少先生均健在,加之西泠印社、浙江美院的一大批俊彦活跃在杭城。位于杭州湖滨的西泠书画院经常举办展览,让我常常有机会欣赏到这些名家的杰作。记得在西泠书画院的一次笔会上,我的恩师陈振濂先生当时还是浙江美术学院的青年教师,已在杭州乃至全国声誉鹊起,现场书写了一幅苏东坡《书论》:“笔成冢,墨成池,不及羲之及献之;笔秃千管,墨磨万锭,不作张芝作索靖”的草书作品博得了满堂彩。紧接着西泠名家蒋北耿先生挥毫写下了“碧水忽开新镜面,青山都是好屏风”,唐诗祝先生更是有趣,他从背后信手拈出一支“京抓”,显然是有备而来,只见他饱蘸浓墨,奋笔疾书“翰墨千秋”四个大字,酣畅淋漓,一挥而就,大有“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”的恢弘气势!让我不禁为安徽这位老乡叫好!笔会现场,我作为学员代表,同时也作为一名指战员,现场写了一副“西子湖畔有我师”的作品,作品虽说稚嫩,但表达了我此时的心情,更多的是收获了快乐!

 

3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和陈振濂老师以及杭州东南书法研究社的同学们在一起

           在杭州,最令我无法忘怀的是1985年的“八一”建军节,杭州市委市政府在西湖搞的一次水上文艺演出活动,当时分给我们炮兵团的演出票仅12张,所幸的是我成为拥有12张票的人员之一。演出定在晚上举行,部队派车把我们送到北山路的儿童公园附近,因为演出的现场就在那一带水域展开。我们分乘小木船朝指定的水域集结,船越聚越多,犹如当年的“门泊东吴万里船”。在全部列队完毕后,只见一艘泛着七色灯光的超大画船缓缓地向我们驶来,不用说,这就是用作舞台的船只了,只见它流光溢彩,美轮美奂。时任杭州市委书记厉德馨坐在船头,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大家挥手致意,顿时湖上一片欢腾。少顷,音乐声起,一曲李谷一演唱的电视剧《白云飞少校》插曲《西湖美》在西湖的夜空中飘荡,是那样的委婉动听,难怪杜甫当年会发出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的赞叹!锦城尚且如此,今晚的杭城绝不逊于昔日的成都!当然我们无法做这样简单的对比,时代不同,地域不同,最主要的是人的心境不同,杜甫心中多数是满目苍夷,能让他兴奋的事情不多,平生最令他“喜欲狂”的事莫过于“闻官军收河南河北”。在湖上的演出主要是歌舞,大都是当时比较时尚的歌曲,中间穿插着具有水乡风味的江南丝竹,如《采茶舞曲》、《梁祝》等等一些耳熟能详的经典名曲,听得大家如痴如醉,那的确是一场不可多得的音乐盛宴,美妙至极!我想如果没有这些客观的因素存在,怎么会让人叹为观止?流连忘返?柳永笔下怎么会生发出“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,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”?

4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西泠印社

     在杭州,常去孤山赏梅,花港观鱼,九里听松,西溪漫步,钱塘观潮,登飞来峰,聆灵隐梵钟,偶去梅家坞品乡间龙井,亦曾到九溪十八涧濯足。去的最多的当然还是位于孤山的西泠印社,发思古之幽情。每每站在题襟馆登高远望,湖山烟霭尽收眼底,小瀛洲,三潭印月以及新建的雷峰塔均在目之所及,令人心旷神怡。思绪渺然!

      “未能抛得杭州去,一半勾留是此湖”,杭州在我心中犹如神一般的存在,今生今世直到永远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童老师近期作品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