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经济报业、安徽汉字书法文化国际交流中心主办
艺苑传承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>艺苑传承
以莲话“廉”
发布时间:2021-10-18 17:12:43    来源:    阅读:1212次    字号:[    ]     视力保护色:        

台风“烟花”要来了!一想到未来几天都无法出门,便要趁机出门去到哪里转转,网上说七、八月份是莲花开的季节,那就去包公祠看看吧。

驱地铁赶到现场,莲花虽然少的惨,却也正开得香艳。零星几束盛开的荷尖旁围聚着散步的居民和拍照的年轻人,都盯着夏天来时这开得非常繁盛、抢眼、明媚的莲花。我凑过去看的时候,旁边的人也纷纷靠过来,望着灵动嫣然的荷尖倩影在微风中摇曳,似是在看着一名舞者于莲叶上翩然起舞,令人心情舒畅。

莲又名荷、芙、菡萏,在中国文化中是极为重要的存在,诗经《国风·陈风·泽陂》中有歌:“彼泽之陂,有蒲与荷。有美一人,伤如之何?”描述了少女与男子一见钟情,河岸边蒲草细长的叶子旁盛开着繁密的荷花,其眼中的君子也恰如荷与莲一般清澈、温婉、中正,使其昼思夜想、梦寐不忘。闻一多先生说:“荷塘有遇,悦之无因,作诗自伤。”女子遇见莲便爱得不能自已,更何况是如莲般的男子呢?长此以往,君子便以“莲”自居自处,孟浩然作“看取莲花净,应知不染心”,李白作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,大抵都是如此自托。

中国古代有十二月令花神的民间传说,梅兰芳演出昆剧《游园惊梦》时,西施正是六月的荷花神,相传西施泛舟于若耶溪采莲,姿态婷婷玉立、婀娜动人,诗云“五月西施采,人看隘若耶”。荷花鲜美、曼妙,既比之如美人,自古便带有美好的寓意:元代盍西村《莲塘雨声》中说,“忽闻疏雨打新荷,有梦都惊破。”清代陈文述《夏日杂诗》中说,“一夜雨声凉到梦,万荷叶上送秋来。”以荷叶细雨衬景、意,是古人清丽奇趣志向的写照,此时荷、莲在诗人心中既是庭院中相伴的“寻常之物”,又是心中时长把玩的“心头之好”;到了李商隐《赠荷花》笔下,“惟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天真”,荷花的卷舒缩张、开放闭合,全凭自然天性,达到了性情自由、真诚自在的境界;而在朱自清的散文《荷塘月色》中,作者抒怀“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”,彼时的中华大地为白色恐怖笼罩,作者内心抑郁、惶恐矛盾,只得以景喻情,藉着这婀娜的莲花、皎洁的月色,衬托华夏大地的疮痍满面,以托心中的愁苦了。

莲花既是美丽的象征,又以君子相喻,成为文人墨客笔下高洁典雅、清廉脱俗的象征。周敦颐《爱莲说》中云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莲花的花茎从水中生出,花瓣却能粉嫩娇媚。正如宋诗人龙辅在诗中讲“若识心头最清净,莫嫌根脚本污泥。”莲花从淤泥中长出,却能卓然自立,既是品格高洁,志趣纯粹的象征,又是胸怀浩然正气,不同流合污的体现。原国家文化部常务副部长、中国文联党组书记高占祥就曾作诗说道,“世人都学莲花品,官自公允民自安。”而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更是站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高度,针对全面从严治党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述,深刻阐释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重要性,对全体党员干部提出“廉洁修身、廉洁齐家”的要求,莲作为洁净、正直、清雅的代表,更是与廉正、清廉、廉洁紧密地联系了起来,被赋予了一种清白自守、廉洁自律的人格意味。

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。”古人对于莲的喜爱,与今人对于廉的崇尚,在崭新的时代交织互融,还将继续延续下去。(程浩)